他吃人肉、配红酒,还有先徵求被杀害者的同意
时间:2020-06-17 出处:M漫生活
在二○○三年时,一位四十二岁的电脑专家阿敏.梅委斯(Armin Meiwes),上网寻找一个对象,供他杀害并进食。在几个访谈之后,他选了伯恩.布仑迪(Bernd Brandes)。两个人约定某个晚上,要在梅委斯位于德国的一个小镇农舍见面。他们聊了一会儿,布仑迪也吞下好几颗安眠药,喝了半瓶的杜松子酒。

他吃人肉、配红酒,还有先徵求被杀害者的同意

在二○○三年时,一位四十二岁的电脑专家阿敏.梅委斯(Armin Meiwes),上网寻找一个对象,供他杀害并进食。在几个访谈之后,他选了伯恩.布仑迪(Bernd Brandes)。两个人约定某个晚上,要在梅委斯位于德国的一个小镇农舍见面。他们聊了一会儿,布仑迪也吞下好几颗安眠药,喝了半瓶的杜松子酒。接着,梅委斯就砍下布仑迪的阴茎,用橄榄油煎炸。两个人尝试要把它吃下肚,但是不成功。梅委斯于是读了一本星际大战小说,而布仑迪则大量失血躺在浴池里。几个小时过后,梅委斯先吻了布仑迪一下,再用一把厨房菜刀刺进布仑迪颈部,把他杀死。

然后梅委斯把布仑迪的尸体切块,放进冷冻柜里保存,就放在披萨旁边。接下来几週,他陆续解冻布仑迪的尸块,并用橄榄油与蒜头烹煮,就这样吞食了大约四十四磅尸块。他用自己的上等餐具,点了一些蜡烛,再用一瓶南非红酒搭配他的餐点。

这个情节有几点很有意思。其一,儘管这个行为是经由双方同意的,许多人还是认为梅委斯大错特错。他先是被判定过失杀人,稍后当检方提出上诉后,他被判谋杀罪。这清楚显示儘管食人行为是在双方同意下进行,人们仍觉得这是一种道德沦丧的举动──包括自由主义倾向的人士在内,此派人士相信人的自主性与自由,他们通常同意只要在不侵犯他人意志的情况下,人们有随意做任何事的自由。这个例子可以提供我们一些在道德推理与道德原则方面的洞见。

此外,关于这个案例还有一个临床的问题,那就是梅委斯为什幺会产生食人行为。正如我们这个时代的人都料想得到的,他有自己的心理故事──他被父亲弃养,他很孤单,幻想自己有个弟弟,只要把弟弟吃了他就可以永远留在自己身边。这种透过消费而来的忠诚观念,似乎是此类案例的共通主题。

有位专家对美国的食人魔杀手杰弗瑞.达莫(Jeffery Dahmer)的案子提出类似的解释,认为达莫把他的情人们吃掉,是要她们永远离不开他。(而布仑迪呢?我可以理解他想要死,但是谁想要被一个打算吃掉你身体的陌生人杀死呢?有兴趣的不只布仑迪一人──大约有两百个人在网路上回应梅委斯的广告。这也是梅委斯被逮捕的过程;有个学生上网浏览,监看了这些讨论,然后通知当局。)

这个故事和日常饮食的快乐有什幺关係呢?人食人的社会很少见,以致于有人怀疑这样的社会是否曾经存在过。和现实生活相比,食人杀手在恐怖电影里比较常见。当达莫在狱中受访时,他直接了当地问医生,世界上是否还有其他人像他一样。

藉着吃掉布仑迪,梅委斯相信他吃的不只是蛋白质与脂肪而已;他正在食用布仑迪的本质。他坚决认为吃人有心理上的益处。吃人之后,他感到更为稳定,并且和布仑迪的某些特质结合在一起:「每咬一口,我对他的记忆就变得更为强烈。」布仑迪的英语流利,而梅委斯宣称自从吃了他之后,自己的英文程度进步了。

心理学家保罗.娄辛(Paul Rozen)指出,我们是杂食动物──任何能够消化的东西我们都吃。但和其他动物相比,人类饮食还是有受到一些限制。

但是还没有人能解释在食物偏好上的各种变化。你能接受兄弟姐妹在同一屋檐下长大,拥有一半的相同遗传,彼此却还是有不同的差异。我讨厌起司,我的姐妹却喜欢,而我没办法解释为什幺。

然而,还是有一些因素会造成差异。如果你想知道某人喜欢什幺食物,最好的问题是:你来自哪里?文化解释了为何有些人喜欢吃泡菜,其他人喜欢玉米饼。文化也能解释欧美人士为何不吃虫子、老鼠、马肉、狗肉或猫肉,而某些文化的人却喜欢吃。有些文化的人甚至吃人肉,儘管他们是在某种限度下吃。

人类学家马文.哈里思(Marvin Harris)认为,人们的品味选择是有逻辑的。某些食物就是不值得一嚐。例如,美国人不吃狗肉,因为狗更值得活着──牠们提供陪伴与保护。虫子一点都不可爱,而且要收集足够分量的虫子得花时间,不值得浪费力气。有一些地区的人不吃牛,因为让牛活着比宰来吃更有价值。

儘管这些举例的细节说明是有争议的,哈里思有一点可能说的没错,那就是这些对食物的限制规定并非偶然。只是从心理学家的立场来看,问题是在文化解释与心理学解释之间并没有明显的关连性。哈里思的理论没有解释在个体之间的食物偏好。

我在加拿大生长,而无疑地哈里司可以提出明确的解释说明为何加拿大人不吃老鼠,但是却无法解释我个人避吃鼠肉的原因。理性的考量或许能决定文化的选择;但是它们无法塑造个人的品味。我可能相信鼠肉有营养、健康而且(对一个中立的嚐味师来说)是美味的,但是把一盘炸鼠肉放到我面前,还是会让我作呕。反之,我完全信服有相当充分的道德与实际理由让我们不要吃牛肉。可是牛排还是很美味可口。

这就是典型的文化学习──文化层次的解释通常与个人层次的解释无关。所以是什幺决定个人的偏好呢?一个可能的方向是去考察个人经验。

人类与其他动物一样,都有特别的神经系统,警示我们远离那些对我们有害的食物。如果你吃了一种新奇的食物后,觉得身体不舒服或想呕吐,你将会避免再吃到同样的食物──甚至只要一想起那个食物,你就会反胃。

另一种学习方法则是透过观察他人。或许,就像小老鼠一样,我们透过留意父母亲给我们吃什幺,并观察他们自己吃什幺食物,而找出什幺食物是可以安心食用──吃了我们应该会从中得到快乐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